第一次谈战争

目录 闲谈

“我认为,一个人在胸中磨砂可信和不可信的界限,多事因为生活中巨大的压力。走投无路的人就容易迷信,而且是什么都信。虽然原因让人同情,但放弃理性总是软弱的行为。”

昨晚看了一部纪录片,名字叫做《恐怖分子的孩子》,内容大概讲述的是叙利亚极端恐怖分子的日常生活。对于宗教,涉及到的是信仰,我虽然不相信宗教神明,但是也不代表我否认它,因为我感觉是人民一种美好的寄托,有着宽恕、爱、包容这些美好的思想在里面。电影带我走进不同的世界,我在影片中看到是一个疯狂的宗教信徒父亲,他崇尚暴力、毁灭,面对鲜活的生命不屑一顾。朗朗上口的经文教义不过在他背诵时顺畅而已,古人真正的美好寄托他们并没有领悟接受。久而久之,他的行为影响着他的孩子们。在学校向同龄人扔石头,用小刀剖开小鸟肚子,做柠檬汁炸弹,看着他们纯真的睫毛大眼,谁能从外貌看出他们是恐怖分子的孩子呢?长到相对应的岁数,就需要开始做军事训练,真枪实弹从他们耳边打过,钻火圈,佯装投降夺枪反击。恐怖分子,让我感到恐怖的是他们崩坏的三观,势必要拉扯下整个世界,要他们的教义覆盖世界,抹杀异教徒。

“在社会动荡、生活有压力时,简直就是渴望迷信。此时有人来装神弄鬼,就会一哄而起,造成打的灾难。这种流行性的迷信之所以可怕,在于它会使群众变得不可理喻。”

装神弄鬼的就是企图在战争中谋利的,我实在不会相信一个历史悠久的宗教会教人做伤天害理的事。打着宗教旗帜,喊着信仰口号,那就需要真真正正做促进社会发展的事情,战争永远无法带来舒适的环境,人民是任何战争的受难者。

可恨的战争,可恶的掌权者,可悲的人民。

Love&Peace

 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