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猛的《黄金时代》

目录 闲谈

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还想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失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

之所以将这段话原封不动的写在上面,是因为自己如此感同身受。二十一岁犹如就在昨日一般,可事实却是真的已经过去很久了。想经历爱情,却缓缓的过了这个年纪,最终只能妥协。是的,今年差不多是时候要相亲了,自己能安慰到自己,相亲不是妥协,而是一个认识他人的机会。可事实正是我对于时间的妥协,对孤独的妥协,对未来的妥协。

以前我坚信,婚姻是自由青春的墓地。现在依然如此确定,并不是结婚多么不好(”不好”这个词用的非常差,因为它并不能表达此时我对婚姻的细观感受,我的内心是对于这个持有否定态度的,我觉得婚姻是彻底的否定了我外来所有的出路。日后我也只能按部就班的活着。)

话题至此,是的,我要相亲了。而对方是谁?我也不太清楚,听闻好友讲起,他的母亲想为我介绍一位女孩相互认识,相互认识这词也就是婉转的说相亲二字而已。诚然不坏,一方面正如我母亲大人所说看的起我,另一方面我好友讲起那女孩(他表妹)清纯靓丽、姿色出众,我自然好奇。可这”相互认识”的日子确实遥遥无期,有时想到某些念头,觉得甚是可笑。比如:”那女孩三观是否与我符合?” “现有无男友?(会不会迫于某些难为情,不好回绝,才答应认识认识” “好友说他多年未见,是否姿色如旧?(想到这里,我的的确确是个俗人无误了)”  等等,总的来说我还是抱有一份幻想与期待的。

“如果自己感觉不合适,千万不能碍于面子不回绝别人” 母亲大人对于相亲,再三叮嘱我道。是,婚姻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,千万可随意马虎不得。但是在认识认识之前,我首先要看一下自己,我的硬件是否达标呢?并没有,如今的我还只是二十几岁的穷酸基层而已。但是我会凭靠自己的努力,成为中产阶级。大话谁都可以说,真真正正能做到的寥寥无几,那么我能做到吗? 请拭目以待吧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